小鹿班比之歌…
(轉載自林老師綠島教室)
http://www.hamu.com.tw/index02.htm

是去年,一個盛夏的早晨,海參坪的露珠兒還在草尖上打轉,晨曦穿過雨林間隙灑落了一地的金色小精靈,眨著眼兒在姑婆芋和山蘇之間追逐嬉戲,棕耳鵯和綠繡眼在高大的白榕樹上,挑選著早餐,還吱吱喳喳的相互道早;我們一家人走在林下的小道,滲滿了多芬精芳香的空氣從八角金盤茂密的葉間穿過蘋婆的枝枒,流落到我們身邊打轉...

「爸,你看..」,順著小女兒的手指望去,一團毛茸茸的小東西窩在大葉山欖樹下的一叢山蘇之間,棕色的身上綴著亮麗的白色斑點,偶爾抬起頭來,豎起二隻小耳朵,好像是在懷疑滴落的陽光是否有些響聲...

「是小鹿耶…」小女兒說。 小梅花鹿對於我們的到來卻不驚訝,伸了伸脖子,仰起頭來,翹著鼻子嗅了嗅;也許小鹿明白我們的善意,站了起來,向前顛了一步,安祥的對著我們看,女兒輕輕抱起小鹿,哇!肚子上還連著一小段乾燥的臍帶,小鹿出世還不到一星期吧 !

一家人不約而同的伸手撫摸小鹿茸茸的身子,小鹿拉長了脖子對著我們聞了聞,還湊近小女兒的臉頰輕輕的嗅著嗅著,再伸出小小的舌頭親了親.,「哇塞!!小鹿親我耶!!」小女兒好興奮。山坡上傳來鹿媽媽的叫聲,小鹿開始四處張望,女兒才不捨的把牠輕輕放下。

「班比,再見!!」我們一直目送著小鹿消失在山坡的樹叢後,才發現小女兒揮著手,臉上還掛著二行眼淚。

初秋的黃昏,我們一如往昔,踩著腳踏車來到海參坪旁的台地,站在五節芒後面,盯著林投灌叢邊緣張望。

「班比來了..」,還是鹿爸爸走在前頭,班比緊跟在媽媽身旁,從林投林出來,在薄暮中悠閒地走進灌叢邊的草原,時而低頭吃草,時而抬起頭來互相廝磨,小鹿亦步亦趨的跟著媽媽,偶爾也學著爸媽咬起小片嫩葉輕輕咀嚼,天邊的星星一顆顆亮了起來,鹿爸爸與鹿媽媽屈起前腳躺下,小鹿就偎在爸媽身邊。晚風輕輕的送來青草的芳香,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好祥和,我們好幸福。

今年春天,鹿爸爸美麗的犄角脫落下來準備再換新角,小鹿已經不再纏著媽媽吃奶,有時在草原上奔跑張望,有時跟在爸媽身邊吃草。每天傍晚探望班比已經成了我們全家人共同的功課,小鹿班比長得雖然沒有鹿爸爸高大,但走起路來英挺的樣子,已有幾分爸爸的雄風。「該開始長犄角了吧!」我們全家都開始在腦海裡勾畫班比長著犄角的樣子,小女兒還畫了好多張小鹿長著犄角的樣子掛在臥室的牆上,代替小丁噹和kity貓的位置。

隨著夏天的來臨,島上飯店、餐廳的招牌紛紛亮了起來,「炒鹿肉」、「鹿肉麵」、「鹿肉湯」血紅的字串在街頭上到處流動閃爍,島民與外來的獵人捕殺梅花鹿的消息甚囂塵上,而藝品店的牆上懸掛著一顆顆帶著犄角的鹿頭,更是讓人觸目驚心。

遊客每天從空中、從海上像潮水般湧進島上,「炒鹿肉」、「鹿肉麵」、「鹿肉湯」的字招,更如雨後春筍般立起,島上四處飄散著燉煮鹿肉的異味,草原上梅花鹿的族群逐漸少了..少了,有的族群就這樣漸漸消失不見了。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每天騎著腳踏車探望梅花鹿的行程不再興奮的談論班比和他的家人,我們只顧低著頭沉默的用力踩踏著趕路,忐忑的希望趕快看到班比,證實小鹿仍舊安然無恙。每次看到小鹿跟著家人出現在草原上,我們都有親人歷劫歸來,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突然放下,想要飛奔過去擁抱的衝動。小鹿一家人好像並不知道我們的心情,仍然一如往常,悠閒的徜徉在草原上。

「班比,要小心喔。」,我們總是直到夜色深沉,看不清小鹿模糊的影子才肯離去,好久以來,我們已忘了要跟班比說「明天見」,而代之以一聲聲的叮嚀。

碼頭上客船進進出出,呼嘯在環島公路上的機車車隊一天比一天長起來了,餐廳人潮洶湧喧囂,梅花鹿被捕獵的消息大街小巷四處流轉,自從海參坪台地也有人捕獵梅花鹿的消息傳來,我們的心情更是一天天沉重起來…。

是八月初的黃昏,我們全家還是一如往日,緊張的站在五節芒叢後面盯著草原張望,林投樹林都只剩朦朦朧朧的影子了,班比還是沒有出現,這已經是第七個黃昏了,小鹿到底怎麼了呢? 天空飄起雨來,我們牽著的手更緊緊的握在一起;我們深信斑比一家人一定還跟我們一樣安詳的生活在一起。林投林模糊的影子和草原全都掩沒在夜幕中了,我們知道斑比和爸媽今天又不會來了。「回家吧!」小女兒抬起頭來,雨水正沿著她的臉頰流過,一串串滴落下來。

「班比一定是和爸爸、媽媽遷到別的地方住了」,我們緊緊擁住小女兒,雨水還不斷飄落下來,一下子就模糊了我的眼睛。

小鹿一定會和鹿爸爸、鹿媽媽再回到這個草原的,一定會的..」我喃喃的,已分不清是在告訴自已,還是在安慰小女兒。


後記

每次路過街道,兩旁閃爍著「炒鹿肉」店招的餐廳內,總是擠滿了遊客,腦海中浮現小鹿一家安詳的在草原中徜徉吃草的樣子,怎麼也無法相信遊客正在爭食的是那些可愛的梅花鹿血淋淋的肉。

我們無意指責獵殺梅花鹿的本地或外來人的殘忍與無知,也無意指責地方政府保護野生動物執法的無能,更無意指責剛在餐廳大啖梅花鹿肉後,還四處尋找梅花鹿,遠遠看到梅花鹿就興奮得大叫的遊客的荒謬,梅花鹿曾經成群結隊活躍在台灣的西部平原和山區,卻在人們的貪婪和無知下消失,綠島在一百多年前,以家畜圈養,為台灣梅花鹿留下一線生機,今年初春每到黃昏,在環島公路兩旁的草原上,總有三五成群的梅花鹿徜徉覓食,隨著夏天的到來,遊客不斷湧進島上,「炒鹿肉」、「鹿肉麵」、「鹿肉湯」的招牌日益增多,梅花鹿的族群則相對的減少..再減少..而後消失...

如今,黃昏後縱使找遍環島公路的草原,也只能偶爾看到一、二隻驚悸的眼睛躲在樹叢後張望,再也看不到梅花鹿爸媽帶著小鹿覓食的和樂景象,我們怎會忍心讓可愛的梅花鹿在獸鋏上掙扎哀號,讓獵狗追咬得遍體鱗傷,血肉模糊,最後卻一絲絲、一片片下了鍋,又進了我們的口腹之中。

趁著天邊星星亮起,迎著晚風,我們探望梅花鹿去;有一天,「鹿肉麵」、「炒鹿肉」的店招將會逐漸滅去,獵人也會收起獸鋏,看好狗狗,相信小鹿班比和他的爸媽一定會再回到海參坪的草原...一定會的...

** 歡迎轉載張貼 **




kiety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