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下班時,
阿琪碰到了一件令人很心驚的事,
我一個同事,昨天在辦公室裡,居然輕微中風了.....
這個同事還很年輕,才37歲....
當時的我被嚇到了....

昨天要下班前,
阿琪臨時被交代處理一件線上的問題,
問題其實很簡單,
只是趕著今天要做出來,
所以阿琪很努力的在看報告查資料....

時間已經五點半了,
辦公室的人大都走光了,
連我剩下三個人,
王跟明坐在離我很遠的那頭,
眼角瞄到王跑去對面辦公室找央淨,
不過我還是努力的作我的報告.....

沒多久,王跟央淨就一起過來,
到明的位置上,
一些些的講話聲音傳過來,
我沒有分散我的注意力去聽,
只想著趕快把東西處理完.....

接著,一絲絲推拿膏藥的味道飄過來,
王也到我的位置前問我:
「阿琪,你有刮沙用的那種木片嗎?」
楞了一下,很努力的想了想,我搖了搖頭,
「我沒有類似的東西耶....」
央淨在另一邊喊道「一般人不會有那個東西啦...你先回來...」

我詢問王,「怎麼了嗎?」
他說「明他有點不舒服」
「喔...」我還是沒有很在意,
想說,等一下做完之後再去關心他一下好了,
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工作弄好....

過沒多久,王又來問我有沒有針?
我心想,難不成是要針灸?
沒想很多,只回答了我沒有,就又繼續弄報告....

時間並沒有過很久,
大約10分鐘吧,我的報告送走了,
我走過去看看情況怎樣,
明坐在位置上,雙眼緊閉,剩他一個人,
央淨在對面的辦公室打電話,
應該是跟醫生在聯絡,一邊說著明目前的狀況,
一邊詢問醫生該怎麼做處置,
而王不知道在哪裡....

我想,那我就陪陪明好了,應該問問他好不好之類的,
「你怎麼了?還好嗎?」
他一直閉著眼睛,看起來很不舒服,過了一下才回答我,
「頭很暈...」,很久之後都沒下文,
我看他似乎很難分心跟我說話,
也就不在問他問題....

這時王用跑的回來,
拿著從佈告欄拆下來的圖釘,
央淨也回來了,
交代王去找打火機,
看大家都很匆忙,
我在一旁很不進入狀況....
「到底是怎麼了....」
王回答我:「明的頭很暈,手腳發麻....有可能是輕微中風....」
「現在要用針放血,刺十根手指跟耳垂...」

我馬上就意會過來,
天阿...沒想到有這麼嚴重,
看到央淨又跑去打電話,
跟醫生在聯絡,
我站在一旁,覺得自己很沒用.....

辦公室的同事幾乎都不抽煙,
王好不容易找來了打火機,
替大頭針燒一燒消毒之後,
央淨拿起明的手,準備替明札針,
針停在明的手指上,
央淨突然尷尬的笑著看著我說「怎麼辦,我不敢札下去...」

(接下來的畫面稍稍血腥...見不得血,或是有暈眩嘔吐症狀的話,就不要在看下去了唷....)

心想,現在情況還蠻緊急的,
我不怕,那我來好了,
接過央淨手上的針,
抓起明的手,
(明還是雙眼閉著,表情很不舒服)
對準手指尖,刺下去,
ㄟ....可能是男生吧,手指的皮膚比較厚,針的頭又比較粗,不好刺,
針接觸的地方是凹下去了,可是沒有刺進去,
好吧,我再試一次,再稍微用力一點刺,
老實說,我已經覺得很用力了,可是還是刺不下去....

天阿,這樣下去不行,時間很寶貴....
我狠下心,用力的刺下去!
看到明的眉頭皺起來,我知道他覺得很痛,
可是...沒有血流出來....
是我沒刺到嗎?
於是,我在隔壁再刺一下,
這次,我很確定我有刺進去了,
可是還是沒有血....
我想,大概是流不出來,於是幫他擠一下,
一擠發現兩個洞都有流出血來....
ㄟ...原來我剛剛都有刺到阿....

接著,十個手指頭我都幫他刺刺刺,
為了確定一定有刺出血來,每根手指我都札兩個洞,
然後再幫他擠出血來,我才放心....
(後來被同事說我好狠心,不是自己的手就亂亂札....)

手指刺完了,央淨又跑去打電話,
我問明有沒有好一點,
他還是很難過的樣子,
那...要不要札耳垂呢?
好吧,那也都刺一刺好了....

耳垂說真的比較難刺耶,
軟軟的刺不太進去,
(應該是針太爛了,不太利又粗...)
不過在阿琪的靈心巧手之下,
順利的讓明在不會感到太痛的狀況下,就刺出兩個洞來了,
(此時的阿琪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了!哈....)
恩,當初阿琪沒唸到醫學院,真是醫學院的損失阿!

耳垂跟手指不太一樣,
刺完輕輕一擠,就有一滴血流出來了,
接著換另一邊的耳朵,
邊刺邊覺得,恩,以後失業,
我大概可以去幫人家穿耳洞吧....哈....
不過耳垂好像很有用,
阿明過沒多久之後就說,他覺得有好一些了耶!
本來他感覺頸後的血管很緊,
刺完耳垂以後,變舒服很多.....
後來還有再度要求我幫他刺耳垂....

後來,組長跟溜溜資深工程師打完球經過辦公室,
就探頭進來說「唷,今天怎麼這麼多人還在阿....」
「那個阿明身體不舒服,我們在幫他作緊急處理啦!」
就看到組長進來驚呼「哇,臉色怎麼這麼蒼白」
聽我們講完原委,組長很有經驗的說,
「中風有兩種,一種是可以放血的,一種是不可以的」
「你們沒有確定就放血,這樣是很危險的」
我聽完心一驚,慘了,我們該不會做錯了吧....
可是阿明有說他刺完之後有比較好一些耶,
所以應該是沒錯吧.....

接著,王就趕緊開著車,將阿明送去醫院急診室檢查.....

阿琪留著關門窗處理善後,
不過,也沒什麼好處理的啦....
留下來平復心情倒是真的....

感覺好恐怖喔,都沒什麼徵兆,
突然就半邊身體發麻,動彈不得,
而且我那個同事還很年輕耶,
小孩也還好小....
平時他很常一個人留在辦公室工作到很晚,
今天還好有人在,
萬一沒有人,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景,
想想真的很恐怖,
所以大家還是要多注意一下自己身體的狀況,
多運動,注意飲食,尤其現在大家年紀都有了....

今天一早到公司,大家圍成一個大圈,都在討論這件事,
看到我一來,大家就忙著問我昨天的情況,
我講了個大概,大家聽了都覺得很恐怖,
我也順便得知了阿明去醫院檢查之後,
好像是一切正常,檢查不出問題來,
還要住院再觀察跟檢查看看.....

他並不是溢血性的中風,
所以我們的處置措施真的是錯的,
不過還好沒有造成大錯,萬幸....
今天有同事去醫院看他,
一回來就告訴我,阿明的十根手指頭都還很痛,
哈....
然後說,阿琪你真是狠心....
哈....
我都只能笑笑的應對....
當時的狀況真的很緊急嘛....
我心裡就是覺得一定要刺出血來,
所以才會札了那麼多針...>_<
別怪我阿....
不過他們說阿明很感謝我幫他札耳朵,
真的有好很多,
呵呵,不用感謝啦,這是應該的啦...

一開始是聽說,阿明有可能是栓塞性的中風,
到醫院前,血管又自己通了,所以徵兆就消失了,
檢查的結果就都正常,
不過醫院的初步檢查結果,
醫生說他有可能是工作壓力太大,
造成神經性的中風....
老實說我聽不太懂,
中風還有神經性的喔...
我想可能就是緊張壓力大造成的吧....

唉,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,
失去了可是什麼都挽救不回來的!
大家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喔~



kiety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嘛琪
  • 光是昨天聽阿琪在電話裡描述,就覺得心驚驚,<br />
    本來要約他去吃東西的,突然覺得我不應該亂亂吃,<br />
    然後我就開始出現心亂亂的感覺,<br />
    雖然我跟阿明同事不是說非常熟,<br />
    可是看他這麼年輕卻這樣,還真的很擔心,<br />
    今天到辦公室,大家聽到這個消息圍成了一團,<br />
    開始有人討論起阿明跟他老婆都沒親人在台中,<br />
    所以他老婆還要帶著小孩到醫院照顧阿明,<br />
    馬上就有人自告奮勇,要輪流去醫院幫忙,或是幫忙帶小孩,<br />
    好溫暖的感覺,真的很感動,<br />
    如果要帶小孩,我也是沒問題的啦!<br />
    <br />
    後來草莓大淑他們去探望阿明回來,<br />
    聽到的消息是精神很好,意識也很清楚,狀況也不錯,<br />
    真的很讓人放心且高興的好消息,<br />
    草莓大淑仔細的問阿琪昨天放血的過程,<br />
    聽到後來,我開始覺得暈眩,<br />
    只好快點坐下來,<br />
    >_< 我很怕血,連用形容的都可以讓我害怕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不管怎樣,大家要好好的注意健康喔!
  • shenghsun
  • 哇勒~十幾分鐘已經可以送到澄清醫院了ㄟ。<br />
    大家還一直找一些有的沒有的方法。>.<<br />
    還用使用過的大頭針。<br />
    有沒有請醫生給他打破傷風針呀。<br />
    <br />
    下次遇到這種狀況,先叫救護車啦!<br />
    再一邊跟醫生聯繫怎麼處理。<br />
    我已經嚇呆到,臉部呈現抽續狀態。
  • kietychan
  • dear 嘛琪:<br />
    我們公司的同事,在這方面上,<br />
    真的都還蠻讓人覺得很溫暖的!<br />
    <br />
    dear 珣:<br />
    老實說,我也覺得應該先送醫院,<br />
    不過你也知道央淨的個性,<br />
    我們是順從他的指示在做的....<br />
  • pigcarry
  • 人生真是無常,<br />
    看到這篇,<br />
    我一直睜大眼睛在看<br />
    還有絞盡腦汁在想<br />
    到底是誰。<br />
    不過大家真的要保持身體健康喔。
  • shenghsun
  • 你應該不認識他啦,<br />
    我記得他是在你離開後才調到我們這個單位的。<br />
    一開始調來是先在二工。
  • shenghsun
  • ㄚ琪.....你又沒有接我電話。>.<<br />
    整個週末我CALL你好幾次ㄟ。<br />
    我看我們的友誼會毀在你的手機上......
  • 愛瑞絲
  • 哈,真的喔?<br />
    sorry...<br />
    我這個禮拜回家去了.....<br />
    你call我有什麼事阿?<br />
    <br />
  • shenghsun
  • 要還你日劇....<br />
    沒事不能找喔。<br />
    我知道了>.<
  • 愛瑞絲
  • dear 珣:<br />
    對不起....別生氣啦....<br />
    我沒有那個意思....<br />
    我我我....我一領到錢就去買顆電池!<br />
    別生氣了哄....<br />
    至於日劇....那....你這星期有回台中嗎?<br />
  • shenghsun
  • 我會回去啦~<br />
    我會再跟你聯絡,要是再CALL不到你。<br />
    嘿嘿,日劇我就留下來,不還你了。^Q^